非法删帖案落判:层层转包 涉多个知名企业     DATE: 2019-12-11 05:20:43

  原标题:非法删帖案落判:层层转包 涉多个知名企业

  一条网上负面舆情值多少钱?

  5.7万元是北京某传媒公司一职员给出的单条最高价格;8000元是直接删帖人最终拿到的数目。经过层层转包,逐级抽成,6人陆续接盘,价码一路缩水到原价的近七分之一。

  日前,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河南南阳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则裁定书,将“有偿删帖”的内幕公布于众。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,与以往非法删帖案不同的是,该案不仅有“公关公司”人员参与,更有互联网主管部门工作人员涉案。同时,该判决书里花钱删帖的不乏“珍爱网”“东汝阿胶”等知名企业。

  被六次转包  删帖“生意”不冷清 

  北京心光传媒公司职员于一猛和90后的晏徐坤同在中国人民大学就读在职研究生。

  2018年4月份,于一猛接到了一单生意。这是一个显示2017年在某网站发布的帖子,委托方希望予以删除。随后,他以4.5万元的价格找到了自己的同学晏徐坤帮忙。晏徐坤以4万元价格找到赵瑞龙,赵瑞龙以3万元价格找到王凤某,王凤某以2.5万元价格找到杨志,杨志以2万元价格找到冯淼。

  最终,冯淼以8000元价格托人将该帖删除。

  同年4月,于一猛又有三条帖子需要删除,他以13.5万元价格联系晏徐坤。晏徐坤以12万元价格找到赵瑞龙,赵瑞龙以10.01万元价格找到王凤某,王凤某以9.4万元价格找到杨志,杨志以7.3万元价格找到冯淼。冯淼以3.2万元价格又托人将贴子删除。

  2018年5月期间,于一猛以合计44.8万元的价格联系晏徐坤帮其删除8条帖子,和之前操作方式相同,这8条帖子经过层层转包后,最终以7.2万的价格托人将贴子删除。

  2018年6月份,于一猛又来了5单活儿。

  他分别以4.9万元、5.15万元、5.15万元、5.7万元、5.15万元的价格联系晏徐坤,晏徐坤分别以4.45万元、4.6万元、4.5万元、4.9万元、4.5万元价格找到赵瑞龙,赵瑞龙分别以3.25万元、3.25万元、3.25万元、3万元、3.25万元价格找到王凤某,王凤某分别以每条2.5万元价格找到杨志帮忙删除贴子,杨志以每条2万元价格找到冯淼帮忙删除帖子,冯淼以每条8000元价格托人将贴子删除。

  知名品牌“删帖” 珍爱网等均在其列

  2018年6月至7月份,毛某、易某以10.5万元价格联系到韩宇,请其帮忙删除饭团金服和东汝阿胶的负面舆情贴,韩宇以10.3万元价格找到彭伯名,彭伯名以8万元价格找到赵瑞龙,赵瑞龙以6.5万元价格找到王凤某,王凤某以5万元价格找到杨志,杨志以4万元价格找到冯淼,冯淼以1.6万元价格托人将该帖删除。

  2018年6月份,深圳市珍爱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职员郭靖通过QQ认识彭伯名后以5.5万元价格要求一珍爱网负面舆情贴,后彭伯名以4.5万元价格找到赵瑞龙,赵瑞龙以3.25万元价格找到王凤某,王凤某以2.5万元价格找到杨志,杨志以2万元价格找到冯淼。最后,冯淼以8000元价格托人将该帖删除。

 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,在整个链条中,除了删除成功付款的,还有一单成了也没付钱的。2018年4月,彭伯名联系赵瑞龙想删除一帖子,但未付款,赵瑞龙将帖子发给王凤某,王凤某将帖子发给杨志,杨志将帖子发给冯淼,冯淼将帖子发给能删帖的人。最后,该条帖子成功删除但未付款。

  非法经营 分别获刑8个月到5年不等

  最终,法院认定被告人冯淼、杨志、赵瑞龙参与删除网络舆情帖二十五条,晏徐坤参与删除网络舆情帖十八条,彭伯名参与删除网络舆情帖五条,韩宇参与删除网络舆情帖二条。

  其中,韩宇的非法经营额10.5万元,非法获利2000元;彭伯名的非法经营额25.79万元,非法获利4.29万元;晏徐坤的非法经营额88.85万元,非法获利9.55万元;赵瑞龙的非法经营额105.3万元,非法获利29.45万元;杨志的非法经营额60.9万元,非法获利13.6万0元;冯淼的非法经营额47.3万元,非法获利28.3万元。

  一审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冯淼有期徒刑五年零三个月,并处罚金30万元;杨志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,并处罚金15万元;赵瑞龙有期徒刑五年零八个月,并处罚金30万元;晏徐坤有期徒刑五年零五个月,并处罚金10万元;彭伯名有期徒刑五年,并处罚金5万元;韩宇有期徒刑八个月,并处罚金1万元。

  宣判后,冯淼、杨志、赵瑞龙、晏徐坤、彭伯名、韩宇不服,提出上诉。

  南阳中级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,经过阅卷,讯问上诉人,法院认为该案事实清楚,决定不开庭审理。

  二审法院认为,互联网信息服务分为经营性和非经营性两类,国家对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实行许可制度,上诉人未取得许可,违反国家规定,以营利为目的,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删除服务,扰乱市场秩序,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。

  最终,南阳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  11月27日下午,南阳中级人民法院宣传处人员回复记者表示,涉案的互联网主管部门工作人员已经另案处理。

  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  文/北京青年报记者 朱健勇